小牛电子书 > 玄幻电子书 > 斗罗大陆 >

第171章

斗罗大陆-第171章

小说: 斗罗大陆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但宁风致可不一样,那是七大家族之一的族长,单是那一门双斗罗,就是足以令四海震颤的人物。

在整个七大家族之中,七宝琉璃宗排名第二,属于上三门之一,还在大师家的蓝电霸王龙家族之上。

对于唐三,赵无极到并不怎么担心。他也有些庆幸刚才唐三露出了自己的锤子,虽然他吃惊于唐三的双生武魂。但现在来看,这双生武魂反而成为了令七宝琉璃宗也要顾忌的东西。

赵无极指点了双方所在的房间,唐三毫不犹豫地先选择了泰坦一家,推门而入。

泰坦高居上首位,唐三进来时,他正沉思着,看到唐三,赶忙站起身迎了上来,没等唐三反应过来,这位大力神已经再次单膝跪倒在地,“老奴伤到少主,请少主责罚。”

看着跟随泰坦一同跪下的泰诺父子,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,“前辈,您先起来,我们好说话。我现在一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您是不是应该先向我解释一下。恐怕你们认错人了吧,我并不是您所说的什么少主,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平民出身而已。”

泰坦愣了一下,站起身,上下打量着唐三,紧接着问道:“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唐昊?”

唐三点了点头,“我父亲名讳是唐昊没错,可并不是您所说的什么主人啊!”

泰坦沉声道:“如果你父亲是唐昊,那就一点错都没有了。少主,您这些年是怎么和主人度过的?您又怎么会使用那蓝银草武魂呢?”

“等等。”

唐三有些急切地止住泰坦说下去,“前辈,你能不能先告诉我,您所说的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人,为什么您会称他为主人?”

“你不知道?主人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你?”

泰坦虎目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,在房间内踱步起来,“少主,还是你先将你与主人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告诉老朽。如果主人没说过,老朽也不敢多嘴。”

唐三心中一阵苦闷,心中也不禁越来越迷惘了,“我和父亲从小生活在圣魂村,父亲是村子里唯一的铁匠,每天除了工作之外,他只有一个爱好,就是喝酒。”

“铁匠?”

泰坦瞪大了双眼,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,一时间须发皆颤,久久不能自已,“主人,您怎么能沦落到这种境地,当初,您可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泰坦老泪纵横,已是泣不成声。

唐三有些糊涂了,自己已经说出了父亲在自己童年时的生活是多么困苦,怎么眼前这位强大的魂斗罗却还是认为父亲就是他所说的主人呢?

“前辈,我想,您真的认错人了。我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匠而已。”

唐三忍不住再次强调道。

泰坦擦了擦眼泪,“少主,虽然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你。但我可以肯定,我是不会认错人的。别的能错,但武魂会错么?我问你,你的蓝银草武魂是继承于何人的?”

唐三道:“应该是我母亲传承下来的武魂。”

泰坦追问道:“那你的另一个武魂呢?在之前你左手中握着的那柄小锤子,又传承于何人?蓝银草属于你的母亲,那么,那锤子也就只有一种可能,是属于你的父亲。别的我能认错,但如果连主人的昊天锤都认错了,那我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昊天锤的纹理独一无二,我当年一直追随在主人身边,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呢?这是独门武魂啊!”

泰坦的话语终究流露出了破绽,听到昊天锤三个字,唐三全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,大师教导了他这么多年,当然曾经告诉过他当世七大宗门都是什么人。七大宗门中,分为上三门和下四门。

其中的上三门分别是昊天宗,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宗。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上三门,那是因为这三大宗门之中都至少有一位封号斗罗坐镇。而下四门的实力虽然也相当不俗,但还没有出现封号斗罗那样的强者。

其中,昊天宗无疑是上三门中最强大的存在,在大师的评价中,昊天宗与七宝琉璃宗都是一门双斗罗。七宝琉璃宗虽然有最强的辅助武魂辅助那两位封号斗罗,但如果对上的是昊天宗的一门双斗罗,却并没有太大的胜机。

因此,这昊天宗也可以说是七大宗门中排名第一,整个斗罗大陆的第一宗门。

而昊天宗的传承武魂就是一种器武魂,名曰:昊天锤。

对于昊天宗的具体情况大师并没有多讲,这些就是唐三知道的全部。此时听面前的大力神泰坦竟然说自己的那个锤子居然就是昊天锤。他心中又怎能不震撼呢?

抬起左手,黑光闪动,昊天锤重新出现在唐三掌心之中,“这真的是昊天锤?”

这次离得近了,泰坦更清晰的观察着唐三手中的黑色小锤,只是小锤才一出现,他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“只有直系血脉才有可能拥有。而宗门直系血脉中,惟有主人多年一直不在,也只有主人名讳唐昊,不会错的。少主人。”

虽然他并没有说的详细,但此时却已经相当于告诉了唐三,他是出身于昊天宗。

“你是说,我的父亲是昊天宗的直系血脉,我也是?不,这不可能。如果父亲是昊天宗的人,为什么,为什么会沦落到去做一个铁匠。”

昊天宗在整个魂师界是何等地位?那是连武魂殿也不敢轻易得罪的强大存在,论整体实力,能够与武魂殿分庭抗礼的,就只有七大宗门。

尤其是上三门的五位封号斗罗。昊天宗在七大宗门中,是很神秘的一宗,少有人知道其宗门所在之地。

但昊天宗的尊严却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犯的。哪怕是当今武魂殿教皇,对其也是尊重有加。

如果自己的父亲出身于昊天宗,又是直系血脉,那么……

第十二集 锤名昊天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与昊天斗罗

想到这些,唐三突然想起了父亲在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那封信,右手从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抹过,将那封纸已泛黄的信取了出来,递到面前的泰坦手中,“前辈,这是您认识的字迹么?父亲在我六岁那年,留下了这封信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。”

信笺展现在唐三与泰坦面前,唐三平时经常拿它出来看,这是父亲唯一留下的痕迹,每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他就抑制不住心中对父亲的思念。

“小三:

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。

不要去找我,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。

你虽然还小,但有自理能力。

雏鹰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飞。

不用为我担心,你的性格中,继承了许多你妈妈的细腻。

爸爸是一个无用的人。

你渐渐的大了,爸爸需要去拿回一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。

总有一天,我们父子二人会再相见的。

我希望你变得强大,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,自己的路,你自己选择。

如果有一天你觉得魂师这个职业不好,那就回到圣魂村,像我一样,做个铁匠吧。

勿念。

唐昊。”

原本唐三一直将这封信当成一个回忆,当成对父亲思念的寄托,可此时再看这封信,结合泰坦透露出的隐约身份,信中的内容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含义。

尤其是那句我希望你变得强大,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,充分显现了唐昊在留下这封信时那极其矛盾的心情。爸爸说要拿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,那究竟会是什么呢?

看了这封信,泰坦一阵失神,忍不住自言自语的道:“主人啊主人。您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个无用的人呢?在老奴心中,您永远都是家族中的顶梁柱。”

低头看向面前的唐三,泰坦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信笺递回,“少主,没错。这字迹就是主人的。”

“我爸爸出身于昊天宗?前辈。我请求您,告诉我这一切的真像。既然父亲出身于昊天宗,那他为什么又会和我生活在圣魂村呢?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?请您告诉我。我一定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。”

泰坦看着唐三,眼中不禁再次流淌出泪水,他完全能够想象。自幼没有母亲,六岁父亲又离开,这些年来唐三过的是怎样孤苦无依的生活。忍不住张开双臂,将唐三揽入怀中,“少主,我可怜的少主啊,这些年,你受苦了。”

唐三此时的心情激荡万分,可却又有些不知所措,突如其来的信息完全扰乱了他的思绪。昊天宗这三个字,带给了他太多的冲击。

“少主。当年主人的事我不能告诉您。那是只属于主人一个人的秘密。连我也不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。您只需要知道。主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横的存在。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他就已经足够了。我的力之一族,原本就是属于昊天宗四大附属宗族之一,正是因为主人,我才选择脱离了昊天,重新在天斗城自立。主人既然已经重现,那么,力之一族毫无疑问,将归于主人麾下。现在主人虽然不在,但还有少主您。从现在开始,力之一族就是您的附庸,本族一共拥有青壮年魂师二百一十七名,皆可为少主效死。”

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,父亲走了快八年的时间,音讯全无。

如果说他没有一丝怨恨是不可能的,但此时唐三却突然感觉到父亲的无奈,如果他真的出身于昊天宗,还是泰坦所说的主人,却在圣魂村沦落了六年,当了六年的铁匠和醉鬼。

这是何等的无奈和悲伤?

联想起自己转世出生时父亲那声凄厉的惨叫声,唐三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。

双手抓住泰坦坚实的双臂,“前辈,我现在的心很乱,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。”

泰坦赶忙道:“少主千万别再用前辈二字相称,老奴泰坦。”

唐三苦笑道:“您是泰隆的爷爷,我和他又是同学,年纪比他还要小。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就叫您一声泰爷爷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泰坦还有些犹豫。

唐三道:“就算是父亲在这里,也一定会同意我对您这样的称呼。泰爷爷,我必须要去见宁宗主,咱们就此别过。关于我身世的事还请您代为保密,我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。”

泰坦沉凝道:“少主,您可一定要小心宁风致。当初主人就曾经说过,七宝琉璃宗新任宗主宁风致是个有大才的人,七宝琉璃宗在他手中,必定会发扬光大。您是属于昊天宗的,不论如何也不能加入七宝琉璃宗。”

唐三微微颔首,“泰爷爷,您放心吧。就算没有您今天说的话,我也没打算过要加入任何宗门。我不会为了权势而放弃自由。”

听着唐三的话,泰坦不禁愣了一下,眼前一阵模糊,从唐三那平静淡定的话语中,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唐昊。

走出泰坦祖孙三人所在的房间,唐三接连深吸两口气,抹掉眼中的湿润,这才平复下心态,走进了另一间会议室。

宁风致坐在会议室的上首位,正悠然自在的喝着茶,在他身边,骨斗罗古榕则坐在哪里闭目养神,直到唐三走进会议室,他的双眼才睁开,毫不掩饰的锋芒从唐三身上扫过,似乎要将唐三的身体透视一变似的。

宁荣荣乖巧地站在宁风致背后,向唐三吐了吐舌头。

“您好,宁叔叔。让您久等了。”唐三微微向宁风致行礼。

宁风致微微一笑,道:“没什么。坐吧,小三,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?”

唐三点了点头,道:“您是荣荣的父亲,当然可以。”

宁风致失笑道:“看来,我倒是沾了荣荣的光呢。我听荣荣说了你的事,再加上上次曾经见过你。以你现在的年纪所拥有的东西,我敢说,就算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