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玄幻电子书 > 斗罗大陆 >

第285章

斗罗大陆-第285章

小说: 斗罗大陆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宁风致对奥斯卡极为重视,一名只有十六岁,却已经达到四十级以上的植物系魂师,又怎会不受到重视呢?在回来的路上,宁风致就已经向奥斯卡表示,宗门将全力培养他。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。

奥斯卡也没多说什么,对他来说,只要能和宁荣荣在一起,就足够了。

夜幕降临,七宝琉璃宗内渐渐静了下来。

宁荣荣正想着心事,突然,窗棂传来轻叩之声。

“谁?”宁荣荣警惕的站起身。

“是我。”奥斯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宁荣荣深吸口气,眼中流露着坚定的光芒,她已经下定决心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事情对奥斯卡说出来,长痛不如短痛,如果再拖延下去,只会对奥斯卡的伤害更大。

想清楚这些,她这才打开卧室门,让奥斯卡进来。

宁荣荣的房间完全是由粉色组成的,很温馨又有些稚嫩的女孩儿房间。

这已经不是奥斯卡第一次来了,但每当他来到宁荣荣房间时,却不可遏止的产生出几分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
第十九集 紫极神光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八十一锤

“荣荣。你干什么呢?”奥斯卡随手关上门。

宁荣荣转身向里面走去,奥斯卡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不修边幅的样子了。脸上的胡子刮的很干净,头发也梳理的非常整齐,一身淡金色的七宝琉璃宗标准服饰,更加衬托出他那英俊的容貌。

尤其是他那双令女孩子也要嫉妒的大眼睛,更令宁荣荣不敢对视。

几步追上宁荣荣,奥斯卡从怀中摸出一包东西放在桌子上。

“刚才我路过你这里,看到你房间的灯还亮着就过来了。这么晚还不休息?”

宁荣荣背对着奥斯卡,道:“我马上就要睡了。”

奥斯卡加入七宝琉璃宗后,宁风致直接就让他入了内门。要知道,内门中绝大多数都是七宝琉璃宗的直系弟子,只有特别出色的外籍魂师,才有可能进入。

当宁风致当着众多门人宣布奥斯卡直接进入内门时,在他身上,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嫉妒和羡慕的目光。

“以后你可不能老这么晚睡了。对身体不好,而且,老是晚睡容易老哦。”奥斯卡戏谑的说道。

宁荣荣道:“我才十四岁,老什么老?”

奥斯卡听了她的声音不禁愣了一下。宁荣荣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对他说话了。听上去。她今天地态度明显有些不对。

“荣荣。你怎么了?情绪不好?”奥斯卡低声问道。

宁荣荣没有回答。本来她已经鼓足了勇气。可是当她看到奥斯卡本人的时候。心中的勇气不知道为什么又瞬间降低了,到了嘴边的话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看宁荣荣没有开口,奥斯卡不禁皱了皱眉,轻叹一声,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你早点休息吧。这是我给你带来的一点吃的。吃了再睡,都是很好消化的点心。”

抬起手,想摸摸宁荣荣地长发。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,留恋地看了宁荣荣美好的背影一眼。这才转身向外走去。

当宁荣荣听奥斯卡说是特意给她来送食物的时候,眼中噙着地泪水再也忍耐不住。

“奥斯卡。”她突然大叫一声。

奥斯卡吓了一跳,停下脚步,当他刚转过身的时候,一阵香风已经扑面而来。宁荣荣如同乳燕投怀一般,猛的冲入他的怀抱之中,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。

在短暂的吃惊之后,奥斯卡才逐渐反应过来。虽然宁荣荣已经答应和他交往,但这些日子以来,两人还从未像现在这样亲密过。

软玉温香抱个满怀,那种感觉是难以形容的舒爽,反手搂住宁荣荣的娇躯,奥斯卡的心跳不受控制地迅速加快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绝色美女投怀送抱。

奥斯卡可不是什么君子,他心中立刻升起各种奇异的念头。

但是,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了,因为扑入他怀中的宁荣荣娇躯正在轻微的抽搐着。

胸前的湿润逐渐扩大。

“荣荣,你怎么了?”奥斯卡有些心疼的问道。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宁荣荣那如绸缎一般顺滑的长发,轻声问道。

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为什么?”宁荣荣哽咽着说道。

奥斯卡展颜一笑。心道,原来这丫头是让我感动了,心中不禁有些得意,微笑道:“来到七宝琉璃宗,你是我唯一的亲人。也是我最爱的人,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?我早就没有了父母,但现在上天却把你赐给了我。如果我还不知道珍惜,岂不是愧对了上天的美意?”

奥斯卡本来是劝慰宁荣荣地,可谁知道,他话还没说完,宁荣荣却已经放声大哭,抱着他的手也变得更紧了。

感受着宁荣荣的伤痛,奥斯卡有些茫然失措了,先前心中的绮念荡然无存,但他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怎样安慰宁荣荣才好。

“荣荣。别哭。你哭的我心都碎了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告诉我。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。”

宁荣荣地哭声渐渐收歇。紧紧搂着奥斯卡的腰,让自己的身体完全埋在他的怀抱之中,低着头,不敢去看他,几乎是嗫嚅着说道:“你知道么?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”

刚开始的时候,奥斯卡还没有听清,当宁荣荣再次重复一遍的时候,他顿时如同受到了雷击一般,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双手捧住宁荣荣的娇颜,让她抬起头来。“荣荣,你说什么?”

奥斯卡的声音有些颤抖。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人,可是,宁荣荣却说出了这样的话,让他如何承受?

宁荣荣银牙紧咬,她知道,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出说出事实,未来只会让奥斯卡更加痛苦。闭上双眼,她强忍着内心的剧痛,道:“我说,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对不起。”

“对不起?”奥斯卡呆呆的看着她,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。

“荣荣,你知道么?以前我很少刮胡子,对于其他的一切,我从来没在乎过什么。哪怕是弗兰德院长说我是天才,我也懒得修炼。我只想平平安安、快快乐乐的走过这一生。”

“直到我认识了你。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就不可遏止的喜欢上了你那如同精灵一般的容颜。曾经的你骄横跋扈,尽管是那时,你在我心中的影子也从没淡化过。只是我告诉自己,我和你是不可能的。你是一个堂堂的大小姐,而我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魂师。”

“就在我尽可能的想从心里把你的影子抹去的时候,你却开始改变了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你不再像以前那样。你开始变得温柔,变得更加惹人怜爱。你身上的毛病在渐渐消失,而你的影子,在我心中也变得越来越清晰。当那一天,你对我说,愿意和我暂时交往的时候,你知道我是怎样的心情么?哪怕是拿一百块魂骨来换,我也绝不会交换那一刻的感觉。我以为,我的春天来了。”

“为了将来能和你在一起,为了能得到你父亲的认可,我开始拼命的修炼。我以前最喜欢睡懒觉,可从那天开始,我几乎从来没有睡过,每天都在不断的修炼中度过。哪怕再孤独,再痛苦,只要我想起你的笑靥时,所有的痛苦都被我轻松的踢出。我发现,我真的爱上你了。或许是我贱吧,每当你遇到危险,我能挡在你身前的时候,我都觉得是那样的幸福。”

泪水,顺着奥斯卡脸庞流淌而下,他渐渐松开了捧住宁荣荣面庞的双手,一步步缓缓向后退去。他眼中流露的不是悲伤,而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光芒。

“你别说了。奥斯卡,我,我……”

奥斯卡笑了,那是嘲讽的笑,并不是嘲讽宁荣荣,而是嘲讽他自己,“我真的好傻。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。身为七宝琉璃宗的千金大小姐,你又怎么会和我这么一个穷小子在一起。我就算再努力,也永远不可能达到和你相同的地位。未来,你是七宝琉璃宗的宗主,而我呢?什么也不是。我真是太傻太傻了。可是,你为什么要骗我?明知道不可能,你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机会?为什么?”

听着奥斯卡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,宁荣荣猛的抬起头,她的双眼已经因为哭泣而通红,同样是几乎用吼的喊出,“因为我也爱上你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奥斯卡呆住了,看着宁荣荣那涨红的娇颜,他那绝望的双眼重新升起一丝希望的光彩。

宁荣荣注视着奥斯卡,泪眼朦胧的道:“是的,刚开始的时候,我从没将你当成一回事。尽管你很英俊,但我从小见过英俊的男人多了。可是,我渐渐发现,你是真的对我好。为了我,你可以付出你能付出的一切。这些还不重要,当你开始刻苦修炼,当你在每一次战斗时都很自然的挡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的心正在被你一点一滴的征服着。那天,答应和你交往,并不是在骗你。因为我想认清,在我心中,你究竟是怎样的地位。”

“当我们真的在一起,每天都能见到你的时候,看着你一天天因为刻苦修炼而瘦了的时候,我明白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。你在我心中的身影也正在逐渐变得高大。我发现,我对你的依恋越来越强。本来,我早就应该告诉你,我们不能在一起,可是,我真的说不出口。不是不忍心伤害你,而是不愿让自己从那种感觉中脱离。那种感觉,应该就叫做爱吧。”

“奥斯卡,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很多,可你知道我内心中的煎熬么?我不断地告诉自己,等比赛结束后再将事实告诉你。这样不会影响你的修炼。可是,在我内心之中,却不愿告诉你事实,因为我不想离开你。我不想离开一生中第一个喜欢的男人。你明白么?”

如果说之前奥斯卡还有些迟疑,此时听着宁荣荣那如泣如诉的悲声,他的心渐渐软化了。

看着宁荣荣脸上不断流淌的泪水,听着她的倾诉,奥斯卡第一次发现,自己所有的付出并没有白费,这是两人第一次交心,奥斯卡的目光开始变得柔和起来。

“那你为什么说我们不能在一起?”他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,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宁荣荣垂泪道:“因为宗门的规矩。你也知道,我们七宝琉璃宗的直系弟子都是辅助系魂师。尽管我们身上有着第一辅助武魂的荣耀,可实际上,我们却永远无法摆脱没有攻击力的缺陷。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向三哥定制那批暗器的原因。因此,宗门规定,所有直系弟子的配偶,都必须是战斗魂师。拥有极其强大战斗力,才能保护我们。如果是别的直系弟子,或许还有通融的可能。但我是父亲唯一的女儿,也是未来七宝琉璃宗唯一的继承人。这条规矩,父亲是不可能为我而通融的。我只能找一个未来能用武力保护我的丈夫。”

奥斯卡怔怔地看着宁荣荣,“这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?因为我是一名辅助系魂师?”

宁荣荣泪眼朦胧的点头。

“我们七宝琉璃宗从来都不歧视平民魂师,只要加入宗门,宗门都会以诚相待。可这宗门的规矩,我没有改变的权力。哪怕是将来我成为了门主也不行。我知道你对我的好,我也真的喜欢上了你。可是,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。将来只会更加痛苦。我不想让你沉浸在这痛苦之中。长痛不如短痛,现在告诉你还不晚。你才十六岁,你还有美好的前途。对不起。奥斯卡。真的对不起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已经又泣不成声。

奥斯卡苦涩地看着宁荣荣,这真的能怪她么?

不,当然不,这并不是宁荣荣的错。当他听到宁荣荣说爱上了自己的时候。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