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玄幻电子书 > 我的美女师姐 >

第193章

我的美女师姐-第193章

小说: 我的美女师姐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巍K约合衷谒档氖裁矗约憾疾恢馈

于士博刚想说话,表示自己除了棺材两个字以外,其他的都没听懂的时候,不远处的天上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。

“快看,传送阵打开了。”

   第341章 闹出人命了

'正文'第341章 闹出人命了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传送阵中出现三个人,其中两个,正是剑阁的冯长老跟西门长老,另外一个,则是于士博的师傅,蜀山掌门,沈元放。

“秦门主,三个月,过的可好?”沈元放笑道。“这是我蜀山自古以来就立下的规矩,进入灵地最多三个月,无论是谁,规矩不能坏。”

他娘的,这规矩真好。秦少杰由衷的感叹道。

“士博,不错,修为提升了这么多。”沈元放看着于士博说道。

“师傅,我。”

“对了,田长老呢?”没等于士博说什么,沈元放又问道。

“师傅……田长老他,他就是魔道的神秘人。”

“什么?”听到于士博的话,沈元放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可置信。就连冯长老跟西门长老也是面色一紧。

“你说田长老他,他是神秘人?”沈元放惊讶的问道。“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?我以为田长老与你们在一起,怎么回事。”

于士博把他们进入灵地是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后,包括两位长老,全都沉默了下来。

“修行界要乱了。”好议会,西门长老才说道。

“是啊,要乱了。”冯长老说道。“几百年的师兄弟,我竟然没看出,老田居然就是那个人。”

“等等,西门长老。”秦少杰突然打断两人的话,问道。“你刚才说,修行界要乱了,你的意思就是,现在还没乱?”

这个消息让秦少杰稍稍松了一口气。看来,情况还不是那么糟糕。或许是因为屠还没彻底学会亡灵术。

不过,这确实是个好消息。秦少杰所修炼的轩辕诀也没有彻底学会,这样看来,同为上古神技的亡灵术,也不是那么好学的。不过秦少杰还是有些不明白。你说女娲娘娘也真是的,弄个轩辕诀出来不就行了,干吗还要弄个亡灵术出来。

其实说出来,也很好解释。

有好人就有坏人,有便宜的东西就有贵的东西,我富人就有穷人。同样,修行界也是如此,有正道就有魔道,有好的功法,当然就要有坏的功法。这是法则,无论是世俗界还是修行界,都是如此,凡是都有两面性,这是天地法则…………自从盘古挥斧把混沌化为天地的一刻就存在的法则。

“冯长老,西门长老。”沈元放说道。“还请两位多加费心,我蜀山出此叛徒,实在是难以预料,三百年,他竟然隐藏了三百年。”

两位长老点了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他们明白,蜀山出了叛徒会是什么样的情况。先不说会被正道门派责问。但失去一名长老,就是无法估计的损失。

剑阁的长老,就等于是门派的守护神,虽然说四人去了其一并无大碍,但失去一个散仙期大成的高手,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,都是很大的损失,而且,失去的这个长老,将来还会是他们的敌人。

“几位,你们慢慢讨论着,我还有事要做。”既然还暂时太平,秦少杰也就不愿再去考虑太多,大不了等到屠把亡灵术全部学会的时候,再跟他拼个你死我活。现在当务之急的是自己必须马上出去,立刻出去。

“秦门主,稍等。”沈元放说道。

“还有什么事,快说。”秦少杰急不可耐的催促道。

“秦门主,这件事,还请暂时保密。”沈元放说道。“不久之后,我会邀请各派掌门前来蜀山,再说清楚此事。”

“行,没事了吧?”秦少杰答应下来,等到沈元放点头后,便直接进入了传送阵。

这事确实需要暂时保密,如果现在传出去,肯定会闹的各门派人心惶惶,对蜀山也不利,毕竟自己的门派出了叛徒,而且还是剑阁的长老之一,这要是就这么传出去,蜀山的名誉就全都毁了。所以,沈元放需要想个完全之策,然后再邀请各派掌门来把事情说开。

……

秦少杰此时是归心似箭,也顾不得会不会被人看到,直接踩着虎魄剑,飞快的向京华飞去。而蜀山这一边,沈元放一行人也离开了灵地,准备商量怎么来处理这事情。

“咱们老百姓啊,今个儿真高兴。”秦少杰一路哼哼着歌,用堪比光速的速度飞回了京华市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迫不及待的用钥匙打开房门,秦少杰大声喊道。可等了半天,竟然没有人出来迎接他。

“师姐?瑶瑶?秋若?”秦少杰继续喊到。可回答他的,仍然是自己的回音。

“咦?人都哪去了呢。”秦少杰掏出手机,插上充电器,然后开机看了看日期。自己在灵地里呆了三个月,现在也就是八月末,正是暑假,而且还没到开学的时候,人都哪去了?

本来想给凌芳打个电话,但找出号码后,秦少杰却没有拨出去,而是回到房间,拿出一身干净的衣服,准备先去洗个澡,然后去艾晓慧那里看看,既然都回来了,也不用急了,反正晚上都会回来的。

……

当秦少杰用钥匙打开艾晓慧家的门时,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住了。

凌芳,秋若,欧阳瑶,风铃都坐在沙发上。听到有人开门进来,都站了起来,一起看向门口。不只是四女,而且,秦少杰还惊奇的发现,地上还趴着一个头戴卫生毛,身穿围裙的男人,手里拿着一块抹布,正趴在那努力的擦着地板。这货,竟然是闫闯。

“什……什么情况。”秦少杰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,弱弱的问道。这些人,怎么都跑到这来了?

“凌芳,是谁来了啊。”这时候,二楼传来了艾晓慧的声音,接着,便听到下楼的脚步声。

“喂,这什么情况,你这造型又是咋回事?”秦少杰快步走到闫闯身边,一把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,小声的问道。

“大哥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闫闯这才一副委屈的表情说道。“我每天都要被几位嫂子抓来这里当苦力,已经快两个月了,你看看我,我是不是都瘦了。”

也不管闫闯一副幽怨的要死的表情,秦少杰问道。“当苦力,当什么苦力?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哦,对了。”闫闯这才说道。“大哥,你闹出人命了。”

   第342章 要当爹了

'正文'第342章 要当爹了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人命,这两个字,是个定义很广泛的词语。它可是指人的生命,也可以说是人的寿命,更可是说是人的命运。

一副男仆打扮的闫闯对什么说。“大哥,你闹出人命了。”的时候,让秦少杰惊诧不已。

人命?自己这三个月以来一直是在灵地里修炼的,这闹出人命从何说起?再说,非但没有闹出人命,而且还救了人一命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秦少杰满脑袋问号的看着屋子里的人问道。

“少杰,你,你还是自己看吧。”凌芳面色古怪的指了指通往二楼的楼梯口。

神神叨叨的。秦少杰暗自嘟囔了一句,便把目光移向楼梯口,这一看可不要紧,当真是山崩地裂水倒流,秦少杰只觉得一股热血从心脏直奔大脑,饶是他修为了得,也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。他,看到了艾晓慧。

话说,艾晓慧又不是老虎,又不咬人,但秦少杰现在确实是惊的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艾晓慧还是那个艾晓慧,只不过,是大了肚子的艾晓慧。

现在,秦少杰终于明白,闫闯说他闹出人命是什么意思了。

“胃……胃胀气?”秦少杰满脑袋的白毛汗,全身都感觉在哆嗦,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艾晓慧神色有些复杂,看着三个月没见的情郎,又摸了摸自己已经凸显出来的小腹,艾晓慧觉得事情来的太快了。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也已经打算给秦少杰这货当情人了,但肚子里这突如其来的生命,还是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若不是凌芳发现了她的事情,那她早就已经决定,悄悄的跑回家,然后再把孩子生下来。她觉得,自己是对不起凌芳的。这也就是艾晓慧,要是个专业级别的小三,那巴不得让正房知道自己怀了你男人的孩子呢。

“那……”秦少杰还想再说点有可能会引起肚子突然变大事情时,却被艾晓慧打断了。

“我……我怀孕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看出来了。”秦少杰弱弱的说道。看着艾晓慧那已经凸起的小腹,秦少杰此时脑袋里是一片混乱。

用周星星的一句话来说,那就是,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。

秦少杰没想道,自己的枪法怎么会这么准,以前跟凌芳还有欧阳瑶,自己可都是打脱靶了,可跟艾晓慧,自己竟然拿了金牌。

秦少杰有些迷茫,实在是太突然了,并不是他不愿意负责。他自己才二十岁,好吧,说大一点,虚岁才二十一岁,在当今这个动不动就活个**十岁上百岁年纪的社会,自己还只能算是个孩子。但是,现在自己却有了孩子,而且,在法定结婚的二十二周岁面前,自己连领证的资格都没。

“你……你难道不想要这个孩子?”艾晓慧见秦少杰站在那愣神,心里顿时不安了起来,泪水也开始在眼眶打转。

“啊?”秦少杰听到艾晓慧说话,混乱的大脑才一瞬间回神。

“别,别误会,晓慧,你别哭啊。”秦少杰连忙走过去,一边帮艾晓慧擦眼泪,一边说道。“我,我只是还没反应过来,你知道的,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,虽然我号称是快感炮神,但这拿金牌的事情还是头一次。”

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孩子嘛,别说一个,就算生个足球队出来都养的起。

秦少杰一瞬间也想通了,反正早晚都是要当爹的,如果是自己怕当爹不想要孩子的话,那先不说凌芳几女会不会伤心,光他爹老秦同志,就会给他扣上个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的帽子,然后再抽下他那条据说是当年秦少杰老妈送给他定情信物的皮带,狠狠的给秦少杰上一趟思想教育课。

“噗哧。”艾晓慧听秦少杰这么一说,刚才还担忧的心立刻放回到了肚子里。

“谢谢你,少杰。”艾晓慧轻轻抚摩着小腹,趴在秦少杰怀里轻声说道。

“快感炮神同志,现在,要不要发表一下你的获奖感言呢?”气氛轻松了起来,欧阳瑶便随手抓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,卷成一圈,当做话筒一样,放在秦少杰嘴巴前。

“小娘皮,几个月没收拾你,你又不老实了。”秦少杰佯装凶狠的说道。

“哎哟,秦大官人,你别这么凶嘛。”欧阳瑶双眼如春水一般望着秦少杰,语气嗲嗲的说道。“都三个月没见到我们家秦大官人了,小女子这不是想的紧嘛,要不,晚上咱们研究研究你是怎么一枪中靶的?”

欧阳瑶这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秦少杰哪能听不出来,但现在这么多人在,却让他尴尬的很。

闫闯则是异常老实的蹲在一边装聋子,该听的听,不该听的千万不要听。这是他当苦力这一个多月以来总结出的人生经验。

眼前的欧阳瑶可谓是恶魔啊,别看她现在对秦少杰说话嗲声嗲气的如春天般温暖,但对闫闯,可是如严冬般寒冷啊。这屋子,稍微打扫的不干净,就得重新返工。甚至在一个月过后,闫闯竟然喜欢上了做家务,就算在家的时候,也天天要把他家那二层的别墅给打扫一边,就连院子里,都弄的干干净净,甚至有时候还会拎着喷壶去墙根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

你可能喜欢的